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阳常林去职湖南广电改革驶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0-02-10 19:42:54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1月5日晚,湖南省政府一则免职公告引发了广泛猜测。

这则官方通知表示,湖南省政府将免去欧阳常林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总经理、湖南电视台台长职务;同时免去吕焕斌湖南经济电视台台长职务。

尽管业界对欧阳常林的去留疑问重重,但一位湖南卫视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欧阳常林目前仍担任湖南广电总局局长一职,而他的离去实则是即将担任新成立的湖南广播电视总台台长之职,而吕焕斌将可能接管欧阳常林之位。

1月6日晚,记者拨通了欧阳常林的手机,在确认了记者的身份后,他没有言辞,迅速挂断了手机。

一位湖南台高层在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提问时,也表示:“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省组织部会统一考虑这件事。”

就在此时,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中的湖南广电第三轮改革正在加速进行,中国电视业改革盛宴即将开席。

离开前力促两卫视合作

欧阳常林离去之前,最后公开亮相是在《综艺》主办的“2009综艺年度人物颁奖晚会”。在最受关注、含金量最重的“年度人物”中,欧阳常林、任仲伦、张朝阳、汪文斌四大行业巨头赫然在列。在之后的获奖感言中,欧阳常林提到了湖南广电的第三次改革,“大的方面就是体制改革,局台分开,接下来就是资源整合,制播分离,然后做好传媒产业链。”

这种有意无意的言辞,让业内引发了对湖南卫视加速改革的猜想。不过令人震惊的是,在十多天后,湖南电视的标志人物欧阳常林却在舆论旋涡中悄然离去。

欧阳常林和之前的台长魏文彬曾是湖南电视业标志性的人物,这两个极富才华的男人创造了湖南台的繁华局面,之前的魏文彬完成了湖南台的两轮改革,使其机制更为灵活,而欧阳常林则担任着引入社会资本的第三轮改革的重任。

在欧阳常林离开台长位置之前,最后力促的一件事情就是湖南卫视和青海卫视的合作。据湖南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起震惊业界的合作从2009年9月就已经开始进行,10月便进入正式合作阶段,目前即将成立合资公司,控股方将是湖南卫视。不过董事长将由青海卫视派人担任。

欧阳常林更早的看到了湖南卫视的短板,在经济较为落后的湖南,资源紧缺已是头号问题,而面对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的强势竞争,湖南卫视必须寻找新的突破口。目前的湖南卫视还面临着一个问题是,一个频道本身已无法承担目前强大的制作能力,内容制作严重过剩。

“自从副台长张华立在2009年上任之后,内部竞争空前激烈,因为张以前是娱乐频道的总监,完全以收视为目标,很多节目收率一下跌就立即下马,这让很多人拼命写新栏目本子,由此人人自危,旧节目的团队与新节目的团队积怨很深,此时选择青海卫视无疑可以将过剩的一些非核心的节目输出,达到减压的目的。”知情者说。

而青海卫视此时更需要湖南卫视来救火。目前我国大概有30多个卫视频道,但生存环境却各异,活得滋润者有,而处于水深火热中更不在少数。

2009年,湖南卫视广告收入23个亿,而青海卫视仅几千万元,亏损严重。2005年,青海卫视就曾期望与默多克旗下的星空卫视合作,后者试图通过向青海卫视提供内容、实现“曲线落地”。但由于此举违反了相关政策,而被广电总局叫停。

“不仅节目会介入,而且营销也会跟进,肯定是深度合作。”1月6日,湖南台副总编辑樊旭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他说,将对青海卫视的内容进行提升和改版,注入新内容,把湖南卫视的一些节目直接输送过去。但这只是一个过渡,未来肯定要为青海卫视量身订做一些节目,甚至包括通过渠道引进些节目。

至于未来青海卫视的定位,樊旭文则告诉记者,与湖南台的娱乐定位不同的是,其将会偏重于家庭、生活方面。

“效果是明显的,从2009年10月开始合作以来,青海卫视广告两个月就达到了2000万元,增长十分惊人。”湖南卫视副台长刘向群对《中国经营报》透露,在他看来,跨地区卫视之间的合作已然成趋势,“在未来,中国会因此涌现出几家超级电视媒体集团。”

选择改制路径的左右为难

如无意外,欧阳常林最新职位将可能是湖南广播电视总台台长之职,而2010年也将成为湖南广电改制的分水岭。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湖南广电第三轮改制方案已于近日上报广电总局,这也是对此前方案的修改版。据悉,计划将分两步走:一是进行管办分离,将成立一个全新的湖南广播电视总台,这主要是由于之前的管理单位广电总局属于政府职能部门,而新成立的总台将由湖南广电全资控股,由此来管理省内的电视市场;二则是将进行制播分离,新成立湖南芒果国际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主要来生产内容,总裁由张华立担任,常务副总裁由刘向群担任。在这一过程中,将对经营性资产分步骤的明确产权关系。

“在改制中,最困难的就是明确产权关系,这一点在以前是禁区,而此次的修改版与之前的实质性内容并无多少改变,只是换了些名称。”一位湖南台内部人士评价。

此前,湖南广电改革曾多次折翼。

魏文彬的两次改革,曾被称为是体制内的“分合游戏”,其内容就是对零散的业务进行整合,而后又对大一统的进行拆分,如此反复。虽能保持一些竞争力,但真正的新秩序并未诞生。目前湖南广播影视集团与广电局仍然是合署办公,依然保持上世纪80年代的国企水平,两块牌子,一套班子。

魏文彬曾多次豪情万丈的放话要明晰产权,推进集团的产权改革,“只要我一日不退下来,就一定要把集团建设成以股份制为核心的现代企业制度。”但不幸他提前退休。

之后,欧阳常林继承了魏的思路,继续在改制的方式上进行探索。

2008年9月,在被广电总局内部会议口头列为制播分离试点单位后,湖南广电试图“借道”旗下电广传媒(),将经营性资产引入资本市场中。电广传媒与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拟采取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湖南广播影视集团下属媒体的经营性资产,以此做大和完善公司的传媒主业,这也被业界看做是第三轮改制的开始。

按照这一方案,湖南广电将实行局管台、台控企的“三主体”管理运行体制,在方案中,其行政主体为湖南省广播电视局,对省内电视行业进行管理;而事业主体则是新成立的湖南广播电视总台,管理广电所属的全部国有资产;此外将成立的快乐金鹰投资控股公司打造成产业主体,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明确产权。

但一个月后,这次令业界充满想象的改制无疾而终。政策障碍还是主因。

“如果说与青海卫视的合作是行业内的制播分离,而与盛大的合作就是跨行业的制播分离,这些都是湖南台新的尝试。”刘向群对记者坦言。

一位业界人士对记者分析,湖南广电在以前的改制中屡次碰线而中止,此次采用化整为零的方法,在政策范围之内,悄然进行资源重新整合和规划,也是在为日后的改制进行铺垫。“不过,在如今的政策下,要明晰产权还是很难,如果此次改革以放弃产权作为交换,那么就是鸡肋,而将来政策不放宽的话,此次改革很可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资料

2009年,湖南卫视在跨媒体和跨区域合作中都迈出了重要步伐,引人注意。湖南广电改革路径渐渐清晰。

7月,湖南卫视网与金鹰网合并,统一为“金鹰网”;

11月,湖南广电与盛大结盟成立盛视影业公司;

12月,湖南卫视与淘宝成立合资公司;

2009年末,湖南卫视与青海卫视深度合作,整合和拓展电视平台资源。

深圳注册公司需要什么手续

中山工商税务网

深圳注册公司咨询

专利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