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今日对话巴斯夫执行董事会主席贺斌杰博士一体化

发布时间:2021-07-17 13:31:18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对话巴斯夫执行董事会主席贺斌杰博士: “一体化”经营哲学下

“请你叫我博士”,贺斌杰更愿意如此介绍自己和被称呼。

这位“贺博士”领导的巴斯夫是一家德国工业品公司,“唯一的化学公司”(TheChemicalCompany)——并且满足更多客户的需求这是巴斯夫对自身战略愿景的定位。

虽然没有面对消费者的零售产品,但是巴斯夫日渐为公众所知。在《财富》杂志公布的2009年全球企业500强排名中,巴斯夫位列第59位,是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也是100强排名中唯一入选的化工公司。

贺斌杰是从实验室里走出来的优秀化学家,1975年从德国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后,就一头扎进了巴斯夫研究中心,后被派驻香港,任亚太区总裁多年。直到2003年,他成为巴斯夫执行董事会主席至今。

多年来,正如他在接受本报专访中多次提到的“化学反应”,巴斯夫内外也在发生“裂变”。

在他掌舵前,这家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化学企业正在遭遇外界日益增长的负面情绪。上任后,巴斯夫在全球宣布了巴斯夫2015战略,率先在企业内部成立了“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并第一家发布企业综合碳足迹报告。从2001年起,巴斯夫连续数年都是道琼斯公司的可持续世界指数公司。

这对受到经济危机打击的巴斯夫尤为不易。去年,巴斯夫全年销售额507亿欧元,下降了19%。但业绩报告显示,2010年巴斯夫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增加26%,达155亿欧元,不计特殊项目的息税前收益同比增长98%,为19.5亿元。“我们几乎达到了危机前非常良好的季报水平,特性是行业业务,即化学品、塑料、特性产品和功能聚合物领域增幅巨大,这些归因于几乎所有客户行业需求回暖,尤其是汽车和电子电气行业。从地区来看,亚洲和南美需求高企,北美缓慢复苏,欧洲亦见起色。”上月,贺斌杰在德国曼海姆举行的巴斯夫年会上说。

不仅走出了危机,巴斯夫还要领跑。贺斌杰在采访中表示,“预计2010年巴斯夫的销售额将获得增长,并超过全球化工生产的增长率。”

尽管他谈到“复苏依然不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cfrp)用于制造飞机机体(机翼和机身)稳定,一些地区正在加剧”,但从巴斯夫进入中国市场的125个年头以来,更大的“化学反应”将发生在今年——总投资达10亿美元的巴斯夫一体化项目将在重庆开工,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吸引外资项目、中石化和巴斯夫的合资企业扬巴将扩建。

其实,从此行和德国总统克勒参加完中国国事访问,就独家接受本报采访可知,贺斌杰把巴斯夫高增长的“宝”押在了中国——此次他放弃了《财富》杂志的约访。

金融危机没有过去

今年一季度,巴斯夫给出了一份漂亮的财务季报,几乎恢复到危机前水平。你们也被《财富》评为2009年化工行业最佳企业。穿越危机的动力是什么?

贺斌杰:不是完全,是几乎。首先必须承认,部分市场已经回暖了,特别是亚洲,欧洲还没有,在北美则略有回暖。2009年一季度,我们的产能利用率是60%,而今年一季度产能利用率已提高很多,但仍不是满负荷。第二,我们不断提高生产空气的导热系数大约是0.023W(m2K)力和减少成本,这也是巴斯夫的基本理念——不断、可持续地提高整体的成本效益。

之前的危机中你被媒体称作德国最悲观的企业领袖之一。目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正在蔓延,市场又充满了对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恐慌,你的看法是?

贺斌杰:首先要做个更正,我不是悲观主义者,我是现实主义者。

我认为,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8、重点新材料利用示范保险补偿试点是怎样斟酌的?将全球经济这辆汽车比作有四个气缸驱动,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日本,一个是欧洲。你也知道,开车时如果一个气缸不太好的话,车就无法开快,就如现在经济衰退一样。可以说,中国这个气缸运行很好,美国那个气缸开始复原,但并不快,但是欧洲和日本这两个气缸依旧静止不动,这就是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的原因。在2007年危机之前,这四个气缸都是以最高速度同步在运行。

危机既然没有结束,那么工业领域多个部门产能过剩的问题就依然严重。化工行正是其一。你认为化工业要走出低谷还要多久?巴斯夫做了哪些努力来应对产能过剩?成效如何?

贺斌杰:你问的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但还是要分地区角度来看。

在中国,我们已经走出低谷,而且是全速前进。在南美,我们也慢慢走出危机了,但在美国是部分走出,在欧洲还没有走出。

我们已经关闭了很多套装置。有的装置永久关闭,有的暂时关闭。比如说,在欧洲,危机时,我们把造纸用的涂料分散体原料装置减少了40%的产能,聚苯乙烯装置也减少了10%-15%产能,但这些都是暂时关闭。在韩国,我们有些装置则是无限期关闭。这样有助于行业平衡,为了产生积极效益,产能一定要平衡需求和供应。

引擎的动力是中国

据我所知,重庆MDI项目正在审批的最后一步,扩建南京基地还将投入14亿美元

看得出,你无论是对中国经济还是自身的中国业务都充满信心,而且我们也知道,你们计划将集团20%的资本支出用于投资亚洲,到2010年希望大中华区业务能上升到亚洲业务的50%,全球业务的10%,本地销售额70%来自本地生产等。这些目标能否实现?我注意到你以前总把印度和中国放到一起谈,现在中国的发展是否在超越?

贺斌杰:2009年其实我们已经达到了销售额的目标:大中华区的销售额已占到全球的10%(不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本地生产的份额占到60%,因为我们重庆项目稍有延迟,否则就能达到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耽搁了,因为亚洲金融危机。虽然达不到70%,但亚洲的本地化仍然比其他地区高。

我们把亚洲分为四个市场板块,第一个是日本和韩国,第二个是中国,第三个是亚洲中部,第四个是南亚,主要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从四个板块来说,引擎的动力是中国,印度也会增长,但增长率没有中国那么高,而且印度整个经济体要小得多。

巴斯夫计划年间,在中国投资20亿欧元,包括你刚才提到的重庆MDI(生产重要化工产品聚氨酯的原料)一体化基地。进展怎样了?

贺斌杰:在重庆就是一个很大的投资,整个一体化项目总投资大约将达数亿欧元。同时,我们在扩建南京生产基地,这也是一笔14亿美元的投资。这两个是最大的,还有很多小项目也在进展,比如在重庆的聚氨酯组合料厂。

据我们所知,重庆项目正在审批的最后一步,在国家发改委层面。我们相信不久就会审批通过。

之前,因为公众对污染的担心和质疑,该项目迟迟没有得到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环保批文拿到了吗?

贺斌杰:是的。据我们所知,环评报告已经获批,但这只是政府审批的一个环节。因为它批准后才能上报国家发改委。

中国项目和在欧洲比利时安特卫普的MDI项目的环保标准会有区别吗?我在巴斯夫德国路德维希港总部看到环保监测车和消防车,重庆会有么?

贺斌杰:巴斯夫有一个理念,不管它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建厂,都是同样标准。我们总是把最先进的技术投入到环保、安全和健康领域。

我们有项目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也有在美国的路易斯安那,韩国丽水也有MDI,我们会有这种车来监测排放多少这些标准,相信你去的话,都会看到一样的设施。在重庆已经有两个消防站位于长寿化工园区,我们会使用本地的消防车队,巴斯夫评估过,发现它们的标准是一流的。

筹备重庆MDI项目和当年实施南京扬巴项目,你觉得哪个更难?

贺斌杰: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我记得当时和中石化谈判实在是非常漫长,主要的原因是中国那时有很多法律法规,我们要一起去应对。尤其那时的审批要经过很多步骤。还有在不使用时始终保持其外表光滑、洁净一个困扰谈判的是因为我们是裂解项目先驱者,那时候做这么大项目到中国来的外国公司还不多。我的经验是我需要团队的帮助才能完成这个项在防水层上继续施工目,很遗憾我不会说中文,但我好在有中国同事的帮助。

这次谈判主要涉及环评、长寿化工园区要做一体化等,是不同的。

注:本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冰乙酸治疗灰指甲
慢性心力衰竭尿少吃什么药
苹果水治宝宝腹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