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红经济掘金有花果传媒何以冲刺A股

发布时间:2021-10-20 22:40:43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网红经济掘金有花果传媒何以冲刺A股

“Baby,youre firework。”这是2016年纪录片《网红》中有一句台词,将网红比作“绚烂又短暂”的烟花,也有人认为这似乎在暗示网红经济的脆弱。

对于网红现象是否为“昙花一现,好景不长”一直是个争议话题,对于以创造长期价值为指向的资本市场更是尚未接纳MCN。在美股,近期某中概股网红经济公司从私有化退市,早在其上市时王思聪就曾尖锐地指出其“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在A股,量子云、苏州梦嘉、旭航网络、上海婉锐、星空野望在内的多个MCN机构都曾拟被上市公司并购,但均以中止告终。2020年最后一个月,一家名为有花果传媒的公司在向资本市场冲击,能否创造新纪元?

资本面前小心翼翼

12月7日晚间,投资者在深交所中小板公司元隆雅图的公告中看到的是连续10份新公告,包括对外收购公告、董事会决议公告、审计报告、收购股权项目资产评估报告等,详尽披露了拟收购标的公司有花果传媒的财务数据,这与此前同类并购中有显著不同。

“元隆跟我们在3月份时候开始接触,之后做业务尽调半年时间。据我所知,他们在这期间看了十几家成规模的MCN,我们是其中五六家有明确并购意向的公司之一。9月份开始双方以最合规的方式进行并购的流程:财报审计、资产评估,等到完整的报告出具之后,再去发布正式公告。如果先发公告再进行审计就可能很多的问题。”元隆雅图本次交易对方之一、有花果传媒的创始人余寅这样表示。

公告显示,有花果仅在2020年前三季度就实现营收7933万元、净利润2852万元,这样一家成长迅速的MCN机构似乎并不缺钱,甚至在9月对滚存利润中的3027万元进行了分配,也因此造成公司估值达4.5亿元的同时账面净资产仅为851万元,增值率超过50倍。

正是透明的财务披露,也把有花果放在了放大镜下,媒体就上面这些问题进行了狂轰滥炸般的报道,余寅对诸多疑问早有了答案。

“我们现金流一直都不错,所以是否融资是一个战略选择,接触一些资本方有机会给自己补充一些‘弹药’,在疫情还有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准备过冬。我们与元隆本来并没有按照并购的逻辑去谈,后来发现并购可以让公司发展到新的阶段,并且可以给予我们足够的自主治理权限,是多方共赢的机会。”据他介绍,看着下游伙伴谦玛网络在被元隆并购后从一个小公司快速发展,这是三位合伙人决定拥抱上市公司、出让60%的股权的重要原因。

目前有花果与元隆雅图、谦玛网络三家的客户有一定的重合,但涉及客户不同的服务需求,在业务层面深度合作可以增加客户粘性,也可为有花果引入新的客户资源。另一方面,元隆雅图在资金、声誉、IT技术方面都能对有花果提供显著的支持。

至于“突击分红”的说法,余寅表示,三个创始人一心都在业务上,也从来没有想过“税筹”,因此本次股权转让中需要按合同总额2.7亿一次性交纳20%的个人所得税,税额高达5400万元,且无论后续对价能否足额获得。并且协议中要求用于履约保证的购买股票或共管账户存放5500万元,二者合计近1亿元,而上市公司分三期付款中的首期付款为1.377亿。

“过去历年的盈利从来没有分红,这一次我们与元隆协商后进行了分红。”余寅还表示:“分红之后,我们三个原始股东将在分红金额内向公司提供无息借款,以保证业务正常经营。”

此外,据熟悉传媒行业的并购专家介绍,因为MCN公司的商业模式和运营体系不依赖于有形资产,上市公司收购MCN公司必然产生商誉,拿收购对价跟净资产做对比没有意义。本次资产评估以收益法评估,根据业绩承诺,有花果于2020年、2021年、2022年实现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人民币3000万元、3900万元、5070万元,综合来看当前估值不超过15倍市盈率,三年平均承诺净利润的估值为11.28倍,具有合理性。

内容生产不变商业营销永生

如果说交易过程合规与否只是表层的波澜,外界更汹涌的议论聚焦在内里:60%的股权,对应2.7亿元交易价格,作为一家成立仅4年的MCN机构,有花果传媒值吗?

近年来,短视频及直播等新兴媒体形式助推网红经济规模式增长,诸多年轻人通过自媒体、直播账号的走红从而快速致富,网红成了很多95后乃至00后的梦想职业。“但是广告主一定是不愿意单独跟每一个网去沟通去谈的,因为这样的效率太低,所以一个平台或者是MCN机构统一做管理,就一定有发展机会。”余寅这样分析。

的确如他所说,截至2019年末国内MCN机构总数已经达到2万家,是2018年的4倍,2020年还有更多创业者涌入这一赛道中。

在余寅看来,MCN最会做的就是通过内容去获取更多的流量,自己生产内容,自己去做商业变现。像有花果这样的专业平台比广告公司更善于去做垂直化的内容,以更灵活的方式在各个平台上运用流量,还可以帮品牌做直播带货,品牌方一定希望ROI最大化。

在有花果三位创始人中,余寅和闫然都曾在“广告界的黄埔军校”奥美广告工作,余寅对行业发展趋势感触尤深:“我在传统广告公司工作之后,毅然决然地要做数字营销的广告,后来去了甲方市场部涉足线上媒体,到现在自己创业,看到MCN产业的未来:第一类是做整合营销,慢慢把广告公司的业务吃掉,然后向上游走。第二类会变成一个品牌公司,通过内容撬动流量,然后用IP卖自己的产品。第三种就是成为超级供应链,可以销售自己工厂生产的产品,也有代运营的产品,这三条路径。”

这一切的背后,内容的本质没有变化,只是形式发生了变化。从文字到图片、视频,再到直播,MCN最先拥抱整个时代的变化,而内容的核心在人才的签约和孵化,这一点有花果也做到了。截至9月末,其签约和孵化博主102人,全网账号258个,全网覆盖粉丝1.52亿,广告刊例价在5万元以上的账号有34个,年创收100万元以上的博主14人,在行业中属于头部梯队。

“另外我们跟元隆谈的一个核心的点就是要做直播,大家会觉得直播好像泡沫一样的存在,但是我觉得存在泡沫跟整体趋势的上升是不冲突的。”余寅的观点也有数据佐证,根据毕马威与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报告,2019年直播电商整体市场规模达到4338亿元,电商市场中的渗透率仅为4.1%,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突破万亿元,2021年有望继续实现翻番。

有花果2020年开始做带货直播,该板块在1-9月收入303.53万元,占总营收的3.83%,正在打造成新零售业务板块。余寅指出,实际上这是由于与TP代运营公司合作,双方收入按照比例分成,如果单算淘宝小店和小程序店铺,GMV是三四千万。

“如果把直播未来作为企业增长引擎,更核心的问题在供应链,很多公司起量之后栽在这里。 ” 余寅指出,元隆雅图多年从事线下促销品,供应商资源库有超过3000家企业,年采购产品数量超过7000万件,金额超过8亿元,从流水线生产出再服务到世界500强企业,质量一定是过关的,所以未来希望是借用他们的供应链资源,解决了选品和质控支持的问题,从而直播业务上做得更稳。

公共雕塑设计定制

卸料平台超载报警监测系统

莱芜发电机出租租赁

3c认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