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考古专家组组长盱眙汉墓墓主应是江都王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42:17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大云山所在地,就是汉朝江都国范围

出土一只精美古盆,有铭文“江都”

一号墓东回廊全景

大云山汉墓发掘现场航拍图

一号墓出土弩机

盱眙大云山神秘墓主人到底是谁?这一谜团仍然困扰着很多人,不少媒体甚至专家都猜测可能是吴王刘濞墓。虽然最近几个月,相关部门没再透露消息,但昨天上午,江苏省著名考古专家、大云山考古专家组组长邹厚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谨慎地表示,盱眙大云山古墓墓主人是“江都王的可能性很大”!

猜测墓主:

刘贾“出局”,刘濞“嫌疑”最大

今年7月中旬起,盱眙大云山考古现场连续三次对媒体开放,全国数十家媒体聚焦大云山,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一时间,大云山汉墓的墓主身份成为社会各界的热门话题。

那么,大云山到底藏着西汉时期哪个王呢?今年7月,从当时的考古发掘资料分析,专家结合东阳古城遗址的历史沿革,大云山汉墓主人的身份存在5种可能:荆王刘贾、郃阳侯刘仲、吴王刘濞、堂邑侯陈婴家族以及江都王刘非、刘建。

当神秘墓主人身份扑朔迷离之际,根据出土的陶器器型,专家分析,墓葬的年代应该晚于刘贾生活的时代。不久,墓中发现了汉文帝乾元五年(前175年)始铸的四铢半两钱,却没有发现汉武帝元狩五年(前118年)始铸的五铢钱,为断代提供了重要参考。一时间,刘贾“出局”。

与此同时,根据出土的珍贵文物,很多媒体猜测吴王刘濞“嫌疑”最大。吴王刘濞是刘邦的侄子,刘仲的儿子。汉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年满20岁的刘濞受封为沛侯,英布反时,刘濞以骑将,随从刘邦破英布军。刘濞从军有功,汉高祖又顾及吴郡接壤东越等国,乃需选壮王镇之,故而封刘濞为吴王,改当年刘贾所封的荆国为吴国,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刘濞以诛晁错为名,联合楚赵等国叛乱,在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年),带领楚、赵等七国公开叛乱,史称“七国之乱”,后被汉军主将周亚夫击败,刘濞兵败被杀,封国被中央废除。众所周知,吴王刘濞对西汉扬州的繁盛功不可没,修建如此规模的陵园,他确实有实力。

专家爆料:

墓主是“江都王”可能性最大

负责大云山汉墓考古的领队李则斌为扬州人,他在考古现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该古墓与扬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8月中旬,大云山汉墓考古公布了新发现——1号墓和2号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残片以及玉棺。在1号墓中,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和汉广陵王刘胥一样,死后享受王侯葬制——以楠木作构建的“黄肠题凑”——这可是西汉时期最顶级的墓葬规制了。

汉代扬州为江南重镇,汉武帝特派其子刘胥管理扬州,刘胥死后享受王侯葬制——“黄肠题凑”。其棺保存完好,尤其是“黄肠题凑”是我国汉代葬制中完好保存的孤例。

自8月中旬举行了第三次媒体开放日活动后,大云山考古工作开始“低调”了。

前段时间,大云山考古专家组组长邹厚本和大云山汉墓考古的领队李则斌作客央视《百科探秘》节目,讲述了大云山汉墓之谜,可惜,讲述的内容并没有“新意”,再度吊足大家的胃口。

昨天,本报记者采访了特意来扬参加活动的大云山考古专家组组长邹厚本。当记者打探大云山最新消息时,他表示,“今年考古发掘不会结束”,一号墓文物很多,还在清理过程中,根据目前的发现,他认为“江都王的可能性很大”。因为目前考古工作还没有结束,随时都可能有新发现,所以墓主人到底是谁,目前还不能公布。据相关人士透露,大云山考古现场目前已经出土了一只非常精美的盆,让人惊喜的是,盆上面有铭文,其中有“江都”二字。

据悉,江都国是第三个以广陵为都城的诸侯王国。至于江都国的领域范围,对汉代历史文化有深入研究的扬州学者夏梅珍表示,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江都国先后传二代:第一代易王刘非,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立,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年)薨,在位27年,死后赐谥号“易王”。第二代刘建,刘非之子,为第二代江都王,极度荒淫。淮南王反叛事败露,朝廷惩治同党、涉嫌者,牵连到江都王刘建,最后他畏罪自杀。于是封国废除,封地并入朝廷,成为广陵郡。

而现在大云山所在地,就是江都国范围。

仪征汉墓:

古墓等级高,暂时不会发掘

之前坊间一直盛传,仪征庙山是刘非的安寝之地。夏梅珍表示,庙山汉墓规模也很大,其中一些随葬墓曾经考古发掘多,但是刘非的墓葬至今没考古发掘,是否属实,有待考古发掘的结果来证实。刘建墓至今未有定论,为何推测庙山是刘非墓而非刘建墓呢?夏梅珍认为,“这可能是因刘建谋反自杀、国除,死无葬身之地的缘故吧。”

这些年来,庙山可能藏有刘非墓的消息,也引起了盗墓贼的浓厚兴趣。随着庙山汉墓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偷挖偷盗的情况日益猖獗。尽管当地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对古墓的保护,但不法分子偷挖偷盗的现象依然时有发生。仅2003年就先后两次发生不法分子企图偷挖偷盗庙山西汉王陵的情况。为此,相关部门特意做了庙山汉墓的保护规划,省文物局特意召集专家组在南京举行了以庙山汉墓保护规划为主题的论证会,针对规划设计方案,专家们纷纷建言献策。邹厚本也建议参与庙山汉墓保护规划的人员来观摩盱眙大云山西汉大墓的陵园结构,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庙山汉墓。

而对于盛传庙山汉墓为江都王刘非陵墓,邹厚本认为,因为没有考古发掘,因此,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揭开谜团。如果大云山墓主人确实是江都王,那么,庙山会不会进行考古发掘,求证墓主人身份?我市文物部门表示,现在不主张考古发掘,而且这样高等级的古墓,也需要国家文物部门同意才能考古发掘。而且墓主人藏在地下是最好的保护方法,时隔千年重见天日,珍贵文物或多或少都会面临着破坏的危险。

【新闻背景】

大云山汉墓挖掘进程

2009年初,一伙盗墓贼在大云山顶部挖掘古墓,连丧四条人命,惊动了当地政府。

2009年2月中旬,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对大云山汉墓进行了半个多月实地勘探。

2009年4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南京博物院和盱眙县人民政府投入巨资,开始对大云山汉墓进行抢救性挖掘。

2009年9月,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考古队正式对大云山汉墓进行考古发掘。

2010年7月28日,大云山汉墓经过10个月的发掘后,出土玉棺和金缕玉衣。基本可以判定,此墓为西汉初期诸侯王级大墓。

2010年8月,为保护大云山古墓群,盱眙县人民政府下令,永久停办了当地一切采石企业,全力支持古墓勘探工作的进行。

2010年9月2日,大云山汉墓文物保护管理处正式成立。

2010年7月中旬——至今,考古现场连续三次对外开放,在社会上掀起了游览大云山的热潮,一股股人流涌入尚在考古发掘中的大云山,特别是大云山汉墓的墓主身份已成为社会各界的热门话题。

墓主人是兵器“发烧友”

出土文物之精美,让考古专家为之惊叹

经过一年多的钻探、发掘,今年夏天,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境内,一个方圆25万平方米的硕大西汉墓园呈现在世人面前。

发掘一年:

大云山墓主非王侯莫属

大云山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境内,正南方2公里处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东阳城遗址”,它与小云山、青墩山相连,山顶海拔73.6米,是洪泽湖东部地区的唯一山地。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在此发现很多汉墓并出土大量珍贵文物。2009年初,一伙盗墓贼在大云山顶部挖掘古墓,连丧四条人命,离奇命案使得大云山有古墓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惊动了当地政府和文物部门。南京博物院的考古人员迅速赶到了盱眙大云山。

“说东阳,道东阳,东阳遍地是宝藏。自从出现盗墓贼,十墓被盗九墓光……”在盱眙县马坝镇一带一直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

如今,原本就具有传奇色彩的大云山,则是更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经过一年多的钻探、发掘,今年夏天,一个方圆25万平方米的硕大西汉墓园呈现在世人面前:现已确认大云山顶部原来是汉代的一座规模宏大的陵园,考古显示周边曾有500米见方的围墙,里面曾经有密集的建筑群,陵园东门尚有道路、阙基等遗迹存在。墓园内发现有大墓三座(一号墓、二号墓、八号墓),武器坑、车马坑以及各种等级的陪葬墓13座,加之规制相当高的竖穴岩坑墓、金缕玉衣的残片、内壁贴着金镶玉的玉棺……这一切都彰显着墓主地位非常显赫——非王侯莫属。

屡遭盗墓:

东汉“摸金校尉”来干过一票

在众多出土文物中,考古人员也发现了许多器物是“穿越之作”:东汉的木臿、唐宋的陶器、现代的工具等等,而这些显然都是盗墓贼留下的。“可以说这个高等级的墓园,在千百年的时间内,一直频繁受盗墓贼光顾。”

据考古人员介绍,一号墓早在东汉时期就被盗过。“我们在发掘过程中,发现十几把东汉时的木臿。这就是当时盗墓的工具。”据悉,这座古墓在安放墓葬时,会在椁板放好后,放一层木炭,再覆盖一层青膏泥。“为了挖掘这些泥土,木臿倒是个不错的工具。因为当时铁器的运用还比较少。而且现场我们发现了数十把木臿,由此可以推断,当时肯定有众多的人参与到对墓葬的盗掘,这是很大的工程,只有军队才有如此大的人力、物力。不过,这些盗墓者的罪证,现在也成了文物。”此外,考古人员通过残留的瓷片发现,推测该墓在唐宋时期也曾被盗过。而二号墓中甚至还发现了一些现代盗墓贼留下的工具和印记。

专家惊叹:

出土品种之多,制作之精

大云山汉墓从东汉开始就多次惨遭大规模盗掘,还能继续出土令人兴奋的珍贵文物吗?

汉代社会是一个视死如生的社会,人们认为,人死以后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生活,因此生前所能享受到的一切物质和精神待遇,死后都要想方设法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所以,当两千多年的汉墓露出了它历经沧桑后的面貌后,除了发现金缕玉衣和玉棺,还出土了马车、兵器、釉陶罐、青铜钫、铁灶、漆奁盒、漆耳杯、玉蝉、钱币、铜镜等大量兵器和生活器具,其品种之多,制作之精,让今天的人们惊叹不已。

其中,这些2000多年前的精美兵器,不仅保存完好,而且还非常锋利,甚至可以继续使用。特别是暗花纹铜铍形似夫差矛,让人惊喜不已,让人怀疑墓主人是不是兵器“发烧友”。此外,编钟、铜质虎帐座、银质镶嵌宝石伞柄……这些精美的文物让人目不暇接。考古专家表示,这些器具有的是皇室分配给王室的,当然也不乏有些文物就出自墓主人所在的封地的工匠之手,也就是说,这些精美文物可能有一部分就出自当时的扬州工匠之手。

最近一些考古专家去现场参观后,看见完全出土的编钟、编磬以及水晶代钩等,惊呼“如果不告诉你这些精美文物的‘年龄’,你绝对不会想到是西汉早期的。即使现在的工艺水平也不一定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包括邹厚本在内的文物专家看了最近出土的精美文物后,都惊叹罕见。

简易活动房图片

铝艺楼梯扶手

树脂砂混砂机批发

链轨自卸搬运车价格